X
已有账号?
X
没有账号?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任正非对话思想家:华为不害怕跟美国

任正非对话思想家:华为不害怕跟美国

编辑:6K9K06-18

  任正非今日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和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展开交流和谈话。

  以下为新浪科技根据CGTN、第一财经、新京报、证券时报等媒体报道整理的谈话要点:

  吉尔德:美国禁止华为业务是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

  乔治·吉尔德:从我的角度来说,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这种错误有美国的一些不正当的行为来禁止华为的业务,这种重塑整个网络的格局或者说让整个网络崩溃、瓦解,让人与人之间彼此不再互信。而这些技术的问题本身是华为能够解决的,这并不是一个政治性的问题。

  全球化过程中会有波澜 不要采取极端方法解决

  任正非表示,技术最重要的目的是创造财富,使更多的人摆脱贫穷,“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

  他表示,在信息社会,一个国家单独做成一个东西是没有现实可能性的,所以国际上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任正非表示,经济走向全球化是西方先提出来的,这个口号非常正确,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会有波澜,“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要以各种规则去调节和解决,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

  信息社会是合作共赢的 各国不可能孤立发展

  在谈话中,任正非表示,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

  任正非称,国际一定是走向开放合作,只有开放合作,才能赶上人类文明的需求,才能以更低的成本使更多人享受到新技术带来的福祉。

  任正非认为,人类社会还是要走向一种共同的合作发展,才是一条真正的道路。

  没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决心如此之大

  任正非表示跟华为合作的美国企业是非常好的,我们过去的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我们的支持与帮助,所以我们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任正非称:“没有想到美国打击我们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供应,还禁止我们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

  但是任正非也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的。

  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我们以前不坚强的时候,我们都要加强跟美国公司合作,我们更坚强以后为什么不跟美国公司合作呢?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也不害怕使用美国要素,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人合作。但是也有可能有一些公司没有我们这么强大,可能就很谨慎的使用美国要素,使用美国的成分,这对美国经济会造成一定伤害。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很坚强,我们是打不死的鸟。

  未来两年公司会减产,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对于美国封杀下部分公司的断供,任正非表示,每个公司都是富于道德良心的,他们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因为华为过去的30年的发展,没有离开世界上所有先进发达的公司对的支持与帮助,所以华为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

  任正非坦承,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如此之坚定不移。不仅是打击零部件不能供应,不能参加很多国际组织,不能跟大学加强合作,不能去使用美国成分的任何东西,甚至不能跟有美国成分的网络连接。

  他表示,未来两年华为会减产,估计会下降300亿美元,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因为这两年我们要进行很多版本的切换,这么多版本要切换是需要一个时间,而且需要一个磨合,需要有一个时间的检验。当我们走完这一步以后,我们已经变得更坚强了。”他预计,华为2021年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

  “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我们是打不死的鸟。”任正非说。

  未来五年投入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

  任正非表示,未来五年,华为将投入1000亿美元,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更快捷、更安全、更可信,至少要达到欧洲的G7PR的标准。

  任正非表示,即使华为的财务受到一定的打击,对科研的投入也不会减少,基本上也接近这个数字。

  任正非称,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比较薄弱,需要认真向西方国家学习。

  他还表示,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很小。“我们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能不能做一些贡献。”

  在谈到“美国大学和华为停止合作”这个问题时,任正非表示,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在跟华为合作,只是一两所大学可能有点看法,是可以理解的,这是个短期间的行为,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但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我们就萎缩了,我们就放弃了,我们继续努力,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

  华为百分之百没有后门 不能未经审判就判决

  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百分之百没有后门,华为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定。

  对于网络安全, 任正非表示,华为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没有怎么瘫痪过,这个网络是安全的。“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呢?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的,我们愿意跟全世界的国家签订无后门的协定。”

  他还提到,很多国家的总统与自己都谈过签协定的事,但这些国家提出来要所有的网络设备供应商都来签订这个没有后门的协定,所以通过的难度大。

  不过任正非认为,安全与不安全是相对的。云社会越来越复杂,入口越来越多,越来越容易失误,越来越容易出差错。他强调,“应该就错误追究错误,就错误解决错误,就错误处分错误,不能无缘无故地就对一个公司随便打击,法治国家一定要遵循以法律为基准,未经审判怎么就判决了呢?”

  未来华为会更坚强 与美国公司合作持开放态度

  任正非在讲话中提到,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力度如此之大,如此坚定不移,也没有想到打击面如此之广。

  “我们认为这些措施不会阻止华为,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未来两年,我们会更加坚强,我们会更加坚定与美国公司的合作,我们保持开放的态度,但有些公司会对美国的供应商采取谨慎的态度,但这不是华为的态度。”任正非表示。

  任正非表示,华为来说有八万工程师,移动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只是华为做得最好。“我们不是创造一切的人,但我们在技术方面做得非常好,超过了其他人。”

  他还表示,华为不会因遭受的打击而停止努力,不会停止与大学的合作,“很多美国政治家来到我们的公司参观,他们曾认为公司是茅草屋,但是真的来看到了我们的创新能力,认为华为应该成为伙伴。”

  美国很多东西华为需要学习 不能记恨美国

  任正非表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好多东西是华为要学习的。在少量问题的挫折上,华为不能恨美国。

  对于美国的封杀,任正非表示,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好多东西是华为要学习的。在少量问题的挫折上,也不能恨美国。“美国是很漫长的历史,这个小小段段出了差错,我们就记恨一辈子,那我们只有落后。我们只有向他学习,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

  任正非表示,我们或许现在在美国受限制,但不久的将来我们还是会合作,最终我们还是愿意为美国人民提供服务。

  中国工程创造能力强,理论创造能力弱

  任正非在对话中提到,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的创造、工程的创造和市场需求的创造。中国在工程(上)的创造能力是强的,在理论的创造(能力)上是弱的,“我们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是(应该)认真向西方学习,西方经历了几百年,比如微积分的发明,比如很多基础原理的发明,我认为这一点来说西方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同时,任正非提到,华为在社会发明上,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但华为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任正非说:“我们现在对外部的300个大学、900多个科研机构给予了支持,我们也力图将来在理论创新上能不能做一些贡献,现在我们还没有,但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就萎缩了。”

  未来二三十年社会最大推动力量是人工智能

  未来社会二三十年最伟大的推动力量将是人工智能,未来社会将越来越复杂,单体个人智力不能驾驭,有些确定性的工作会被人工智能来替代,人工智能会为人类创造巨大财富。我们要宽容创新不要吹毛求疵,才能迎来未来伟大社会。

  谈科技脱钩: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任正非表示,我们社会上还有法律,还有制度,宗教,道德的约束。这些约束都使得我们这个社会不走向丛林法则。社会还有反垄断法,一旦一个狮子壮大到一定程度就不允许你壮大了,可以两个狮子,互相竞争,保持 社会平衡发展。华为公司不会在有一些领域里面偶然有一点点领先得意忘形,不会的,我们跟社会开放共享的。我们认为这一点来说,世界实行科技脱钩的方法,两家都是受害,不会有哪一家是赢家。

  华为不会拆分 出售海底光缆因与主营业务相关不大

  任正非:我们未来不会分离或出售其他业务。至于海底光缆,这并非是最近才决定的,我们很早之前就想要出售该项业务。事实上,我们这项业务取得了很大成功。我们绝对不是因为业务失利才要出售,只是因为这项业务不属于我们的核心业务范畴,所以我们才决定要出售。

  至于其他业务,不会出现分离或出售的情况。我们可能会缩小业务规模。我们会尽快将员工转移至核心业务部门,也不会因为正在进行的业务合并采取裁员。最典型的便是两年前,我们重组了软件部门,该部门拥有2300名员工,每年耗资大约100到200多亿美元,但没有研发出任何具有说服力的产品。因此,华为决定关闭此业务。我很担心员工的情绪状况,并找人力资源部门谈了话,在调整岗位之前给这些人加了薪。这部分员工转移至了一些其他岗位,例如消费者、云业务等等。最近,我还去看了看这部分员工的工作情况,我发现这些员工是将此视为一种新的机遇。

  我们曾经对一个多达2300名员工的团队进行了重组,但华为内部并没有出现任何负面影响。今天,我们还在调整很多业务,且调整正在进行中。

  华为专利不会武器化 费用不会像高通那么多

  任正非谈到知识产权话题时表示,华为的知识产权不会武器化,但是相互之间的交互许可是必要的,世界上很多公司每年给华为付很多专利费,因为有保密协议,我们不能公开,也有很多企业华为没有去要钱,是因为太忙了,闲下来的时间去要一些,但是不一定像高通这么多。

  华为手机国际市场出货量下降40% 但国内猛增

  任正非表示,华为手机国际市场出货量确实下降了40%,但是在中国市场,手机的增长速度是非常快的。

  美国断供后,华为是否有可能通过联盟的方式寻找第三条路呢?任正非表示,我从来没想过第三条路。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选择,那就是往上爬,我们将致力于此。如果我们碰到了困难,我们也会稳步前进。至于吸引国际人才的问题,我们的人才来自170个国家,虽然我不清楚特定国家特定人才的数量,但是我们的国际人才库还是非常丰富的。

  华为资助科学家不求回报 论文不署名都行

  任正非表示,华为永远都愿意给大学和科学家们提供帮助资助,但并不会期望从这些合作中获得任何回报。“科学成果属于大学和教授,我们甚至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任何学术论文的署名中。”

  任正非还谈到,一些大学目前不愿意与我们合作,这没什么关系,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大学,也总会有一些卓越的人才愿意与我们合作,我们会坚持一直以来的原则,目光短浅是无法走向成功的。

我的年度评论盘点